2009年6月1日 星期一

鄉村是另一種世界

DSC_5394

不得不承認鄉村和都市是非常不一樣的。有不少研究指出城市與鄉村有著諾大的差別,無論是人口密度、產業結構、自然景觀或是生活方式等都是。鄉村於是被描寫為一個和都市保有距離的地方,一個遠離都市、讓人可以逃避的理想國。趁著端午節四天的連續假期,我也開始逃避,跑到近來因為花海而十分出名的台中新社,到那邊的「薰衣草森林」去感受一下所謂的鄉村,或是被稱為自然野趣的東西。

比較詳細的遊記可參閱寫在另一個部落格的兩篇文章,或看看下面的幻燈片。



當車子通過台中市,緩緩地駛向山區時,我絲毫不會懷疑前往的是個鄉村。從人口密度或產業形態來看,我也不會懷疑新社是個鄉村。但是當我踏入「薰衣草森林」時,那股屬於鄉村的氣息消失了,至少屬於我想像中的鄉村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種主題樂園式的,或是種被馴服過的自然氣息。要說這種氛圍是自然,其實它很人工;要說是人為,又有自然的感覺。那到這裡底是不是個擁有自然氣息的鄉村呢?某個程度上是有的。

現在已經不難理解,為什麼用傳統地理上的位置不好定義鄉村,也不好處理鄉村之類的議題。因為鄉村根本就是一種想像,是種文化上的產物。以往我們會用農業來代表鄉村,但是當我們使用農業時,重視的是一個產業的形態,很自然地就會從農企業的角度去談,以最低輸入達到最大的產出。可是當我們運用鄉村這個辭彙時,重視的卻是構成鄉村的構成元素,以及那些元素所行組織起來的動態關係。照這樣的說法,鄉村就沒有一定的形態,也不見得會出現所謂的鄉村產業,很可能它只不過是個鄉村樂園。

布希亞(Jean Baudrillard)筆下的迪士尼樂園是個相當好的例子,至少現在所有的主題餐廳、民宿或是樂園都朝著這個方向在發展。打著鄉村、自然、田園名號的餐廳、民宿、或是樂園,無論它是位於遠離都市的區域,或是在任何地點無中生有,都從消費者的角度來創造一個符合消費者需求的消費空間。這個消費空間的樣貌,完全取決於它的消費者。或許你會說業者自己的夢想才是最重要的因素,但只要想想那些關門大吉的餐廳、民宿或樂園,不正是因為失去了消費者的青睞才造成它不得不退場的後果。這麼一來,鄉村的決定權又回到消費者的身上。

其實高招的生意人賣的是一個夢想,那是一個不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想像世界。股票市場賣給投資人數字,彩券商賣給消費者希望,賭場則販賣夢想,無論是哪一個都讓他們保有一夜致富的可能性。至於鄉村賣的是什麼?就我現在的觀察,它賣的是個夢想,是種在現實生活中達不到的理想世界。都市中沒辦法住大房子,所以鄉村要有大房子;都市裡沒有大片的綠色視野,所以鄉村要是綠的;都市裡沒有辦法呼吸,所以鄉村要有清新的空氣;都市裡有太多人,所以鄉村要是人口稀少;都市裡 . . .,所以鄉村要 . . .。這樣的二元對立可以無限地進行下去,每個人對於鄉村的想像,對鄉村的刻劃就在這樣的對比下產生。

所以當我進到「薰衣草森林」,看到那麼一大堆遊客擠在一起,即使它擁有看似自然的景觀,也從我對鄉村的想像中被剔除了。再拿阿里山來看,沒有人會懷疑阿里山由地理位置所構成的鄉村,但是每逢假日就塞車,連平日都塞滿了大陸客,到處都是都市般地人擠人,它也從鄉村的名單上被剔除了。

那麼,哪裡才是鄉村呢?我這麼說或許有點狡猾,但這是事實。鄉村,可能只存在於你的心裡,它是另外一個世界。或許佛家的西方極樂世界會是一個解答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