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5月3日 星期日

《巧克力禍心》:利益,一切都是利益.......

DSC_5106

巧克力的滋味,香濃、甜蜜、魅惑,讓品嚐過的人都無法釋懷。許多人都知道巧克力的原料是可可豆,但是鮮少人注意到可可豆的生產者,幾乎世世代代都因可可招致悲慘的命運。從中南美洲的新大陸到非洲這塊黑暗大陸,悲慘不斷伴隨著可可生產者,直到今日。卡蘿.歐芙(Carol Off)的《巧克力禍心:誘人甜品的黑暗真相》(Bitter Chocolate),用深入報導的文體,領著我們揭露可可農夫與童工的黑暗生活。

「那些人用可可豆來做什麼?」
現場又是鴨雀無聲,每個人再度看向族長。不過這一回,族長也顯得頗為困惑。
「我不知道。」他誠實回答。
不消說,他肯定知道人們會用可可豆來作成什麼東西,只不過他不清楚那是什麼玩意兒。(p. 13)

巧克力最早即是帝王專屬,起碼是貴族專屬的食品,迄今似乎也沒多少改變。只有已開發的那些「人」才消費得起,至於象牙海岸這些窮困的國家,永遠沒辦法理解巧克力究竟有多大的魅力。他們只知道,可可是能夠賺錢的作物,種植可可是他們唯一的希望,特別是前往象牙海岸尋夢的馬利貧童。但殘酷的現實卻往往讓他們的希望破滅。

可可的跨國公司為取得便宜的原料,想盡辦法壓低可可豆的收購價格。原本利潤就少得可憐的可可農夫,還得面對政府的貪污與路霸的攔截,只能雇用廉價或購買根本不用錢的童工。在外界眼中,這群孩童傭工所受的待遇與奴隸無異,不要說巧克力的滋味,甚至連正常三餐都成問題。更可怕的是,他們不受任何保障,一旦不適用就可被拋棄,是些「用完即棄的靈魂」(第六章)。這樣的剝削,真可謂資本主義的極致。但不管是跨國可可公司或是可可生產國,「奴隸」並不存在。只要這些孩子不被稱作「奴隸」,那麼法律便管不到,也不會產生問題(p. 172)。

光看表面的童工問題,可能會被引導至單純雇傭上的虐待關係,但由卡蘿.歐芙鋪陳看起來,這一切都是萬惡的資本主義在作祟,涉及的是利益的問題。就像第十章前,歐芙引用賈克.郁樂席(Jacques Huillery)的那段話:「如果你要追蹤金錢流向的話,則只有死路一條……可可是一個黑暗、混亂的世界」(p. 232)。想要弄清那個黑暗、混亂的世界,只能透過種種臆測進行。

在非洲國家,真相至多只是某種接近的過程;藉由紛亂的事件、影射、謠言、假設與大膽推測等碎片的集結與拼湊,並且不斷重組,就會接近所要的真相。(p. 248)

可是真相到底是什麼?或許我們該這麼問:我們想看到的真相是什麼?同時擁有法國與加拿大國籍的記者基—翁德黑.奇斐爾(Guy-André Kieffer),為了追尋可可的金錢流向而喪命了。沒有人,至少沒人願意承認,能夠釐清他到底是被誰殺了。整個利益網絡太過複雜,連大使館都使不上力。

我們可以去思考奇斐爾到底挖出了什麼驚人的內幕,讓他慘遭如此的命運。其中涉及的必定是龐大的利益輸送,說白話一點,擋了別人的財路。然而當我們要購買巧克力時,希望得知的是奇斐爾所挖出的駭人內幕,或是可可公司所呈現的類似真實的真相?

這其實不是個容易回答的問題,也就像童工的議題一樣。雇用童工可能被指稱為兒童的殺手,但若不雇用他們,在家庭經濟的窘迫狀況下,他們被迫去從事風險更大的活動。那麼,這是我們所期待的嗎?

討論童工議題的微妙之處變成是,如何去界定人權與經濟需求兩端間的平衡點,並且,也要考慮到那些對於道德標準敏感的消費者的容忍度高低——只不過這些消費者喜歡了解的議題,其議論方式卻是非黑即白、一清二楚,很難進入灰色地帶細究。(pp. 159-160)

近來有許多訴求公平貿易(fair trade)的團體不斷出現,他們宣稱要以合理的價格去購買商品。因此,公平貿易的產品往往比同類商品貴上許多,只因為他們聲稱他們考慮到勞工或農民的勞力付出。但是從歐芙所提供的例子來看,不禁要讓我們回頭去想,有多少錢是真的進入勞工或農民的手中?而有多少又被政府貪污或通路所扣除?

當我們品嚐手中的那塊巧克力,或啜飲著巧克力飲料時,這誘人甜品的黑暗真相會不會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?這黑色的甜品的黑暗面,著實令人震驚。



巧克力禍心:誘人甜品的黑暗真相
  • 作者:卡蘿.歐芙
  • 譯者:沈台訓
  • 出版社:台灣商務
  • 出版日期:2009年04月01日
  • 語言:繁體中文
  • ISBN:9789570523577
  • 裝訂:平裝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