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2月9日 星期二

真食物!假食物?



上完一整天累人的課後,偶然在家裡發現一本上個月的VOGUE時尚雜誌,也不知道是誰買的,就隨手拿起來翻翻。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,有機食物竟然也登上了時尚雜誌的頁面,和FENDI、CHANEL、PRADA等時尚名牌擺在同一本雜誌之內,而且還把有機食物包裝的漂漂亮亮,一點都不輸給相鄰的名牌。雖然我已意識到「有機」會成為一個品牌在市場上運作,不過永豐餘生技似乎走的更快,直接用「慢食」和「樂活」的概念包裝了這些真正的食物。

什麼是真食物?而什麼是假食物?如果你可以吃一盤炒青菜,為什麼要將它打成汁?如果你可以從醬油、豆漿、味噌裡自然攝取到大豆卵磷脂,從深綠色蔬菜就能得到超過牛奶好幾倍的鈣質,可以透過用嘴巴咀嚼食物,就自然在身體裡產生酵素,為什麼要打一杯精力湯,然後加上一匙經過加工或合成的粉末?
---〈未來只吃真食物 何亦佳〉《VOGUE》2008十一月號,p. 138


在上頭VOGUE的那段文字中,隱隱約約地表達出,我們平常吃的都是些「假食物」,因為「真食物」是未經加工的天然物。這種信仰對有機教(信奉有機的人)信徒來說是不容侵犯的!平常的食物都經過高溫殺菌、甚至添加許多防腐劑與添加物,讓食物失去了原初的本真性,而成為一種人工合成的物品。這種食物對於打著「健康」訴求的天然有機食品來說,無疑是種詭異的狀況,因為那些人工添加物或加工過程為的是讓食品符合衛生標準。那麼,屏除真食物和假食物的偏見,「衛生」或「健康」是否又是種吊詭的意識形態?

蛋頭家族

除了健康之外,有機食品還與「慢食」運動構連,回應到當地文化的思考上頭來。很多人誤認為「慢食」只是慢慢吃,事實上慢食的重點還包括Good(優質)、Clean(純淨)與Fair(公平)(葡式蛋塔後的台灣),是種理解食物與土地關連的運動。

何奕佳說:「慢食是一種態度,我們應重新思考、認真對待人與土地、自然的關係。食物是瞭解當地文化精神非常重要的一把錀匙,飲食的靈魂在風土,我們非常重視不同土地種植出來的食物原味,與歷史所呈現的天然食材與飲食文化的交融。」
---何奕佳 從農田到餐桌堅持追求食材的自然原味


何亦佳是永豐餘生技的總經理,必須理解到站在她的位置上,她必須要發出這樣的聲明。但是,有機食品這種高價的風尚,似乎不是每個人都能夠負擔得起。剛剛在搜尋永豐餘生技時,就看到PCHome上所販售的《永豐餘生技》百寶箱,一週份量的配送物品包括「蔬菜8物、豆1物、米麵1物、果物3物、感動食品1物」。照網頁上的寫法,這些東西適合二至四人一週食用,可是這些東西卻要價2500。以我現在這種窮學生的身分,不可能吃得起這種「高檔」的有機食物。



不過,有機食物似乎也不總是那麼美好,大部分的人也還當有機是種理想而已。在閱讀David Bell〈鄉村田園詩意的變奏曲〉(Variations on the rural idyll)時,他有點諷刺地引用了一段de Lisle(1999, p. 91)相當有趣的話:

訂購盒裝有機農產品的中產階級人士,在幾個星期後或許會感到失望,因為在他們的食物包裹中,除了馬鈴薯和甘藍菜外找不到任何東西。但至少他們會為此高興,食物看起來似乎曾經生長在土地中,或是走在土地上。但多數人卻不是這樣的。超市不遺餘力的將肉品放在吸水的包裝中,因此沒有任何血跡會出現在保鮮膜上。水果和蔬菜則是清洗過並上過蠟的,所以它們看起來既明亮又清潔。其目標是讓食物看起來在它來到世上時就已經可以食用。大眾更樂意花更多錢去買漢堡,那是已經用麵包夾好,隨時等待微波的。他們可沒那麼熱情花更多錢去買醜陋、有機的塊根食物。(引自Bell, 2006, p. 157)


我承認!我就是那個沒那麼熱情去買有機食物的人!但我並不是否定有機食物的價值,實在是無力負擔那麼高額的費用。不過,上述那段話當中比較有趣的是,那些蔬果作物「看起來似乎曾經生長在土地中」,而放山雞、放山豬等則似乎曾經「走在土地上」。這便對有機食物打了個相當大的問號!那麼,這些食物是不是「真的」碰觸過土地?還是只在出廠時沾染上一些土,作為其象徵的商標?我想,這些問題都值得我們在看有機食物時能再多加思考。畢竟,你我都生長在台灣的社會,你也都知道台灣的「檢驗標準」是怎麼回事!



延伸閱讀: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