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1月26日 星期三

化整為零的行動博物館(Mobile Museum)


前陣子在台大舉辦的「2008大學博物館與博物館群國際學術研討會」中,東京大學西野嘉章(Yoshiaki Nishino)教授的論文相當地吸引我,他乾淨的簡報畫面中幾乎沒有幾個字,幾乎全部運用圖片或圖示來表達,而他提出的行動博物館(Mobile Museum)概念對於大學博物館藏品的加值有絕對的幫助。在這裡,我想藉由西野教授行銷式的簡報與行動博物館這兩個概念,與台灣大學博物館群的發展現況做些討論,其中某些概念或許也能夠作為鄉村文化展演的參考。

門面無疑是吸引人們眼光的重要元素,大致來說,可由有形的宣傳資料與無形的聲望兩項來談論。東京大學與台灣大學兩所學校在東亞的聲望都相當高,也都擁有悠久的歷史,無疑賦予其藏品某種程度的社會與文化資本。一來,藏品的學術價值毋庸置疑,幾乎每一件都可以找到相應的學術論文;二來,長久下來還能被保留的藏品必然對學術或社會歷史有極高的價值。東大與台大在這一點都具備同等的條件,但造成兩所學校博物館(群)發展差異的原因,我覺得有很大一部份是社會網絡的問題。

東京大學總合博物館具有相當強的社會網絡,它連結的不僅僅是學校社群,甚至還包含藝術家、民間企業、時尚工作者等。在西野教授所展示的投影片中,就有許多是與知名攝影師合作而為展覽所拍攝的照片。當然,藉由專業攝影師的觀點,可以呈現不同於學術凝視的角度,全景、特寫的混用使得畫面更加鮮活。原本僅有學術價值的藏品,在攝影師的詮釋下變成一件藝術品。此外,毀損凋零而即將遭逢棄置的藏品,卻啟發服裝設計師的靈感,成為巴黎時裝週的服裝樣式。藏品已由在不同的社會網絡中,由不同的方式呈現其特有的價值。

西野教授表示,他們的展覽盡量使用最精簡的文字,讓藏品自身展現其價值,用最簡單的形式呈現。這點在台灣可能有很多人沒辦法接受,特別是搞博物館教育的那群。我們在大大小小的展覽中,有越來越多的文字擺在藏品旁邊,美意是讓參觀的民眾可以了解專家對藏品的詮釋,可是到了最後,大家在欣賞的反而都是那些說明文字。這樣的做法會讓詮釋雖然能保證某些「正確的知識」,但或抹煞了許多可能的創意。拿台大相當引以為毫的寬尾鳳蝶作為例子,念生物的會去注重它的生物特徵,像是翅膀的大小、顏色等等,但對於藝術創作者而言,或許會因翅本的圖樣啟發靈感,而根本不知道它叫做寬尾鳳蝶。因為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對藏品的詮釋。當然,這牽涉到大學博物館發展的社會責任,是教育取向(哪一種教育?)或是保存取向等,在此不多談。

這邊要談的第二個部份是行動博物館的概念,簡單的說,就是一個化整為零的概念。行動博物館的原理很簡單,將原本收藏於同一個單位的藏品切割成許多的小單元,讓它們能以展示櫃或展示櫥窗的方式獨立展出。因此,在企業或旅館大廳便可有個區塊擺上大學圖書館的藏品,讓那邊成為一個小小的博物館。同樣的方式也可運用在學校教育上,大學藏品也可以切割成一個個小單元,提供給中小學作為教育使用。

這樣的概念和網路封包的原理是相同的,也和現在的widget做法類似。現在有很多可以自訂版面的網站,像是iGoogle或MyYahoo等等,都是讓使用者可以選擇一個個小工具,組成使用者所希望的網頁呈現。行動博物館也是一樣的,經由一個個櫥窗的拼裝整合,便可呈現出不同的展覽主題。在這個時代中,意義的呈現是在於元件連結的過程當中,當然,完整的藏品展出也是種連結方式。與網路環境不同的是,這些藏品是真實的物件,因此在運送包裝上需要進一步的設計。這個部份也超出本次討論的範圍,在這邊就先略過。

最後,我想來談談這種化整為零的概念在鄉村文化展演的應用。首先,必須先認知所謂的鄉村文化不過是個象徵符碼,用來展現某些鄉村情懷的。因此,那些古早的器物也可視為博物館的藏品來看,事實上,也有不少博物館是蒐集古早農村器物為導向的。若採取早先的整體概念,博物館的策劃可能得要設法展現出特定時期的農村全貌。但是現在我們採用行動博物館的觀念,可將農村文化切割為許多更為細緻的符號,譬如蓑衣、屋前的矮凳、鼓風機等,再用特別的方法將這些符號連結形成新的「農村文化」。與之前不同的是,這些蓑衣、矮凳、鼓風機不再是依它們的實用價值被擺置於空間中,而是代表一種農村的品味,化為象徵符碼展現在生活當中。於是,鄉村(或農村)的元件可滲透每一個空間,結合起不同的網絡形成各自的鄉村(農村)文化。


相關網頁:

1 則留言:

  1. 寫完之後,我表妹說Chanel也有類似的做法,將Chanel的當代藝術以Mobile Art的方式做巡迴展覽。簡單搜尋了之後,把該網站的網址加到上面的相關網頁中提供給大家。

    回覆刪除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